对话熊晓鸽:CDR模式有利于独角兽估值 中美贸易战长远看未必是坏事

2018-03-29 09:47:04

作为新经济的载体,独角兽企业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一般而言,投资界把企业估值超10亿美元,且成立时间不超过10年的公司称为“独角兽企业”。那么,作为最早将西方风险投资实践引入中国的人,IDG资本全球董事长、有“风投教父”之称熊晓鸽,对独角兽企业如何看?

近日,熊晓鸽在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期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谈及未来投资方向、独角兽企业估值、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中美贸易战等问题。

熊晓鸽指出,中国的新经济仍在蓬勃发展,各种创业公司层出不穷。那些成长起来、具有行业影响力的独角兽企业,在企业发展初期,少不了投资机构的支持。独角兽企业将迎来更多政策春风,包括优先上市、CDR(中国存托凭证)等机制安排。

关注国际化程度高的企业

《21世纪》:IDG资本进入中国也有25年了。就你的观察和经验来看,在中国的投资机会有什么变化?

熊晓鸽:IDG资本25年前进入中国,今天我们在美国、欧洲、印度、韩国、越南都有投资业务,但中国的业务是发展最快的,规模也是最大的。

我总觉得我们很幸运,赶上国家提供了这么好的环境,出台了很多支持政策,再加上中国加入了WTO,又处在互联网时代,这些都加速了我们业务的发展。

25年来,IDG资本总共投资了700余家公司,有超过150家公司通过上市或兼并重组等实现退出。IDG资本的优势在于对新技术应用的强敏感性以及团队的高度本土化。我们的投资团队虽然有很多在美国读书工作,但对中国国情非常熟悉,也有很强的人脉关系。

IDG资本早期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投中了BAT中的两个。未来要超越我们自己,目标就是看那些更加国际化、针对2B商业客户、更加规模化的企业。因为BAT的业务目前主要还是在中国,海外业务较少,主要是针对移动终端客户、个人消费者(2C),对客户语言的要求高。如果主要针对商业客户(2B),企业掌握的技术可以应用到任何国家,顶多就是将说明书翻译成不同的语言。

《21世纪》:未来会重点关注什么投资领域?

熊晓鸽:像人工智能、医疗医药、消费升级、智能出行、先进制造等,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领域。

智能出行领域我们投资了蔚来汽车、小鹏汽车,这些跟特斯拉很不一样。特斯拉汽车生产成本太高,可能永远都生产不出赚钱的汽车,他们90%以上的电子元器件来自亚洲,很多是从中国采购,运送回美国组装,再运到中国销售。蔚来汽车的优势在于纯互联网思维,谁的设计、零部件好,就用谁的,组装在中国,成本相对低。

中国工业领域也会有很多亮点,我们会重点关注工业互联网、5G等相关领域。中国拥有7亿以上移动互联网用户,美国当初4G投资难以收回成本,但中国市场大,一些技术投资回报要快得多。

CDR有助于独角兽定价

《21世纪》:市场最近高度关注的独角兽,证监会推出CDR欢迎海外上市独角兽回归。但也有质疑这些企业在一级市场融资存在估值过高的问题。你怎么看?

熊晓鸽:估值高低是供求关系决定的。大家共同看好一个东西,很多钱去追求它,这是市场行为。估值是高是低,取决于最后的回报,只有出钱人自己知道。但独角兽这类新经济,最一开始可能很难看清楚,企业后续如果发展好的话,最初估值未必高。

现在证监会推出CDR,因为中国市场不太容易准确找到独角兽企业的估值。一家独角兽企业想在中国上市,要看这家公司的PE(市盈率),很多独角兽企业不赚钱,但在海外市场估值很高。特斯拉就是个例子,特斯拉现在不赚钱,但市场对特斯拉的估值较高。国外资本市场相对成熟,对于这类不赚钱的独角兽企业,也有相应的估值机制。证监会通过CDR,将海外上市的企业引入国内,能更好地对国内独角兽企业定价。

我觉得对于新经济独角兽企业,CDR是个很好的办法,可以方便国内资本参与。包括BAT等在海外上市的独角兽企业,通过CDR也能让国内投资者购买他们的股票。

所谓新经济就是新的模式,这类企业要找到盈利模式,需要时间,这个时候需要市场来支撑他们发展。像亚马逊最一开始也不赚钱,后来还是实现盈利了。一家企业如果从一开始就能准确给出PE值,大家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传统经济了。

海外投资还要有管理能力

《21世纪》: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去海外投资,中国企业投资偏好或机会有没有什么变化?

熊晓鸽:中国企业去海外投资是很好的机会,尤其中国比较缺的领域。比如大家都关心环境问题。环境污染的产生原因很大程度在于中国能源结构,烧煤比较多,而中国缺乏石油、页岩气等资源,相关技术也不够发达。因此在能源领域,中国企业去海外兼并或购买相应资产,就是很好的选择。

但我们也看到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也具有盲目性,有些就是为了占个地盘,这就是在重蹈20年前日本企业的覆辙。二十多年前,日本外汇储备量居世界第一,于是就去美国买楼,比如著名的洛克菲勒大厦,或者投资美国电影公司等,结果很多投资项目后来自己管理不了,就只能又交回去了。

企业去海外投资,不只要有钱,还要有管理能力。比如影视娱乐行业的投资,就需要对当地文化有深入了解。比如迪士尼在美国很成功,但是到巴黎投资开园,20年后才盈利,这从投资角度来说就是很失败的案例,究其原因就是源于文化上的水土不服。

拿IDG资本自己的投资案例来说,当时投资美国传奇影业,我们看中他们的运营模式。IDG资本只做财务投资者,不干涉他们管理团队、核心创意团队,充分尊重他们的文化,后续退出就取得了很好的回报盈利。当时传奇影业只有28个人,每年只做三部大片,但全球票房量非常高。他们的核心团队占股50%,主要进行内容创作;当时华纳兄弟掌握另外50%的股份,主要做发行。

中国企业去海外投资地产、酒店、银行等,全资收购后换成自己人来管理没有太大问题,因为客户资源、品牌都还在。但是在文化创意产业上,如果创意团队成员流失,文化基因、人脉资源可能随之改变,公司原有商业模式、价值也难以为继。

《21世纪》: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

熊晓鸽:中国企业生产物美价廉的东西,加税之后,对美国消费者没有任何好处。美国服务业比较发达,人工成本比较高,制造业生存比较困难。美国制造业相对中国有竞争力的行业,现在只剩下飞机、武器、芯片、石油能源加工设备、农产品,以及像矿山用、工程用车了。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钢铁类加征特别关税,是短期应对手段,因为他马上要参加美国中期选举,美国贸易逆差较大,因此压力比较大。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建墙、对中国加征特别关税,本质上都是为了拉动国内经济、创造国内就业。

在我看来,中美贸易战短期可能会带来冲击,长期来看,对企业未必是坏事,因为这样会促使我们的企业家深入思考行业发展趋势以及如何确保企业的竞争优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深圳 ca88官网--风险投资的门户网站 1999 - 2015 ca88官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02753号

ca88官网法律顾问由广东创晖律师事务所独家提供